搜索

导航

特斯拉汽车

看特斯拉如何造未来汽车

  借着这次爆料,额外说一个大多数车迷可能不了解的细节,Autopilot 3.0硬件目前的版本应该运行在 Linux 4.14 内核上,这是 Linux 在 2017 年 11 月发布的最新版本内核。换句话说,特斯拉的车机系统是自己写的,而不是安卓换皮,此处点名某些拿来主义。

  而且特斯拉很快就要自己做芯片了,未来汽车的核心科技,特斯拉不仅是选手,还要做裁判了。

  如果说现在的特斯拉,还有什么是不符合一家“马斯克的企业”的,那就应该是芯片了。

  像我这样年纪大点的,大多数都知道 90 年代英特尔的 286/386/486 电脑,也对“奔腾”、“赛扬”这两个名字耳熟能详。而终止英特尔 20 世纪末那个王朝时代的,正是 Keller 加盟之后的 AMD。

  这份不比马斯克本人逊色多少的简历,急于摆脱芯片受控地位的特斯拉自然不能放过。除了 Keller 本人之外,特斯拉还借着挖走 Keller 的声势,从 AMD 处搞来了一支数十人的研发团队,在Keller的领导下进行新一代Autopilot 的研发。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特斯拉的车辆上,目前还没有搭载一款特斯拉自研的自动驾驶芯片/车机娱乐系统芯片。这一点和马斯克身上啥都要自己干的传统美德有点不搭。

  在马斯克 23 号的推特上,他说“哨兵模式将对升级了加强版 Autopilot 硬件的特斯拉车型开放”换而言之,只有装配了硬件 2.0 以上的车型才能使用该功能。

  多了块芯片能有什么玩法,造车新旧势力们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高级辅助驾驶、智能语音交互、AR 导航、APP 接入不一而足。但目标大多都一样:让驾驶不仅是驾驶,让汽车不仅是汽车。

  2016 年 1 月,可能是马斯克的推特相当急迫,特斯拉迅速挖来了芯片界超级大牛,前苹果芯片架构师 Jim Keller,担任 Autopilot 硬件工程团队高级副总裁。在聘用 Keller 这件事上,特斯拉的回复是“ Keller 将为特斯拉融合最尖端的硬件科技,打造世界上最安全、最强悍的 Autopilot 系统”。

  马斯克的过人之处在于多点开花,而 Keller 也不例外。在担任 AMD 首席架构师之余,他还是博通的首席架构师,以及 PA-Semi 的工程副总裁。PA-Semi 是一家 2003 年成立的硬件公司,在 2008 年被苹果收购。

  Keller 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名苹果员工,当然他并不负责卖手机,而是研究手机2010 年 iPhone 4 上面搭载的苹果首款自研 SOC “A4”,就是 Keller 和他团队的杰作。

  在去年11月,马斯克就曾经在推特上发起“用户调查”“告诉我你们最想改进你们车上的什么东西好不好呀”。一位名为 Seth 的特迷当时的回复,成为了特斯拉即将 OTA 更新的新功能哨兵模式(Sentry Mode)。

  特斯拉官方随后的回应是:目前还没有新一代 Autopilot 硬件量产的计划,不过芯片团队老大 Pete Bannon 去年说过的“今年第一季度末启动新一代 Autopilot 硬件量产”目前还是可以预期的。

  到了这个月初,特斯拉官方论坛上一位名为“verygreen(外国人心真大)”的热心网友爆出了更多关于硬件 3.0 的信息。全文可以点击原文链接阅读,要科学上网哦。

  想要启动这个功能,你需要一个容量“尽可能大,反正特斯拉这么说”的 U 盘,并且一定要是 FAT32 格式的 U 盘,然后插进车辆中控上的 USB 接口。插进去之后,中控屏幕状态栏处会显示一个摄像头图标,点击即可设置哨兵模式。单击摄像头图标可以存档最近十分钟的录像,并且不会自动删除所以你需要一个尽可能大的 U 盘。

  在哨兵模式下,前置车载摄像头和车身两侧的摄像头将会监控车身四周的动静。顾名思义给你当哨兵。配合去年 11 月更新的感应防盗功能根据座位上的感应器识别上锁的车辆内是否有人/车辆是否在未解锁状态下被倾斜哨兵模式可以做到防盗+碰撞记录两大功能。

  而未来汽车标杆特斯拉,在此基础上往前迈了一小步:芯片不应该只用来取悦人,更应该用来守护人。辅助驾驶大家都在做,可是驾驶过程之外怎样利用这块芯片,目前只有特斯拉给出了手机开车之外的优秀答案。

  根据美国电动汽车媒体 Electrek 披露的消息,特斯拉在本月9号更新的内部服务文档内,更新了 Model 3 的内部线路图。在这张线路图中的左上角我们可以很清晰的看到“ Autopilot ECU 3.0 ”的文字。

  去年三季度三季度财报会议上,马斯克就曾表示“目前的 Autopilot 2.0 硬件可以处理每秒 200 帧的图像数据,而新一代硬件可以达到 2000 帧/秒的处理速度,还能保持一定的冗余。”

  有一种论调是“既然芯片的算力还不够,那就先不要拿出来卖啊,这不是让消费者当小白鼠给厂商众筹搞研发么”。特斯拉想了想,决定用一个新功能来回应。

  硬件 3.0 的 SOC 部分通过 PCI-E 总线 个名为“TRIP”的神秘芯片,相信这就是特斯拉真正自研的杀手锏深度学习自动驾驶芯片。TRIP 这四个字母有可能是“Tensor XXX Inference Processor(张量 XX 推理芯片)”的简称,中间那个说不清楚的 R 有可能就是特斯拉的杀手锏。

  1999-2005 年,Keller 主导研发的 AMD K7/K8 系列架构将 PC 处理器市场硬生生撕开了一个口子。第一款主频达到 1GHZ 的处理器,第一款支持 64 位运算的处理器,甚至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双核处理器,都出自 Jim Keller 之手。

返回列表
电话 短信 地图